互博網址-詩人·明月·黃花

時間如海,記憶如沙灘,海水將一枚枚貝殼送到沙灘上,又收回她那浩渺的胸懷。

  時間如風,記憶如巨岩,風將巨岩刻劃得千瘡百孔,又用多情的手把那些痕迹撫平。

  然而,總有幾枚貝殼,在亘古的海灘上鳴響著曆史的悲風,總有幾筆劃痕,在訴說著記憶的不朽。

  惶恐灘頭,零丁洋裏,濤聲依舊。歎息不再。然而,時間只侵蝕了一個人的物質存在,卻無法風化那煌煌詩句中的記憶,誰能忘記文天祥的辛苦遭逢,幹戈寥落?誰又能忘記那個悶熱的雨夜,矮小的地牢中揮筆走龍蛇的高大身軀?“天地有正氣,雜然賦流形。”他正是借天地正氣哺育自己,“睨柱吞贏,回懿走旗”,用一顆丹心書寫青史,翻開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頁。每一個人都會從記憶深處被這個踏過七百六十年的生命所震撼,時間或許會淡褪了文字,磨損了書卷,卻無法抹去那一片回憶。

  翻開《史記》,看秦王一統天下,項王自刎烏江,廉頗負荊請罪,屈子懷石投江……一張張鮮活的面孔從眼前浮現,那些故事也仿佛是昨天剛剛發生。時間只能銷毀一本又一本《史記》的版本,卻永遠風化不了那宏偉的氣魄,機敏的談吐,磊落的人格。司馬遷在《報任安書》中寫道,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這本書能傳之後世,綻放其應有的光輝。而今,他的夢想已然實現。時間風化掉了那些卑俗的記憶,卻讓一位史官的不朽愈發凸現。

  時間或許會讓曆史蒙上塵埃,但卻不會風化那些鮮活的記憶。王選,一位柔弱女子,拂去那一層塵埃,只爲還原曆史真相,讓記憶蘇醒。奔走二十年,耗盡全部家當,她一如既往地搜集材料,尋訪證人。因爲她相信,時間不會使記憶風化,良知會讓記憶永存。她與身後數十位白發蒼蒼的原告,構建出一段黑白分明的曆史記憶,而在海的對面,眉毛已發白的日本律師尾山宏也用他的努力,爲互博網址們開啓那段記憶。在滾滾時間之河中,王選和尾山宏共同爲我們守護那段記憶,時間永不能將其風化。

  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!”沒有人能阻止時間的腳步,然而,時間不會風化一切。漫步歲月,采撷幾枚樸拙的貝殼,撫摸那巨岩上的斑斑傷痕,便是在回味那沒有被時間風化的記憶。

 一、東坡的明月

  浪淘沙

  谪居黃城中,把盞臨風,牽黃擎蒼歎英雄。昔日汴河風光處,履履難重。

  成敗任西東,此恨無窮,爲了豪情誰與同?一蓑煙雨平生任,踏雪飛鴻。

  這首詞是我特意寫給貶谪之後的蘇轼的,東坡的一生極盡坎坷:愛情的曲折,仕途的偃蹇,政治旋渦的掙紮,滿腹冤屈的難鳴。

  對他充滿希望的家人,和他共曆劫難的友人,受他關愛的世人,無一不期望他能才顯四方,官運亨通,濟世爲民。但是,東坡知道,命運不濟,仕途的黑暗之門永遠容不下這樣一個生性放達的蘇東坡。

  于是,他將功名利祿換了“竹杖芒鞋”,他在缺月挂疏桐之夜,唱“大江東去”,感“人生到處之何似,恰似飛鴻踏雪泥”淡泊,他不爲“蠅頭微利,蝸角虛名”觸動,只願“滄海寄余生”。

  認識自我的蘇東坡,從政治的窄門中從容地走出來,他雖與衆人所望有悖,卻讓我們看穿了一個豪放,淡泊,豁達,開明的蘇大學士——一代文豪。

  認識自我就是東坡的明月,照耀他走進了東去的曆史長河。

  二、易安的黃花

  南樓令

  素月寄孤舟,只影隨水流,家園破,一盞殘酒。酒淡怎敵晚風疾,梧桐雨,點點愁。

  晚來獨登樓,恨字鎖眉頭,黃花瘦,雁聲斷秋,一溪落花漫汀洲,流離苦,幾時休?

  這首詞是我填給曆盡漂泊的李清照。

  滿腹感傷的奇女子,國破之淒,喪夫之痛,改適之苦。

  十六歲嫁給趙家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希望她是一個生活富裕,幸福美滿,相夫教子的好妻子。但是,世事的變幻,戰亂的離苦,易安雖尋尋覓覓自己的幸福,卻總被黑暗的氣息壓得淒淒慘慘,在亂世中爭渡、爭渡,到頭來也曾失歸路,雙溪上的扁舟載起了青春年少,卻載不動滿腔愁苦。

  于是,易安揮灑愁悶,舍掉了手中易逝的黃花,看透了滄桑變幻的她,在雁字歸時,勤修《金石錄》,在梧桐冷雨之夜,考撰《漱玉詞》,重新認識自我,易安在黑暗中點亮了一盞孤燈,蹒跚的走過。

  認識自互博網址就是易安的黃花,隨風而逝,哀而不傷,愁苦之中蘊含著辛勤和美麗,它的顔色雖與世人心中的顔色不同,卻總能顯出奇異的光彩。